在陪伴为数不多几名留队球员共同度过“隔离期”后,中国男足选拔队主帅扬科维奇与助手及球队管理团队成员于21日离开大连返回北京。

  扬科维奇的父亲7月中旬因病离世,但他仍坚持带队打完东亚杯赛。回京后,扬科维奇也没有返回塞尔维亚,而是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一面总结球队前期备战与竞赛工作,一面着手拟定下阶段亚运会备战计划。

  8月13日晚,作为2022年东亚杯参赛队之一,中国男足选拔队结束了在海口市的隔离,随后与因疫情而一度滞留在当地的3支中超球队广州队、沧州雄狮队、成都蓉城队一起飞赴大连市。由于部分中超球队先后在海口市、大连市备战并参加中超比赛,因此截止到8月14日,国足选拔队仅剩7名球员在队。

  不过即便抵连后全队仍需按防疫规定接受必要周期的隔离,扬科维奇出于对球员负责的考虑,仍坚持带领这些队员在驻地酒店进行身体训练。“哪怕球队仅剩下一名球员在队,扬科也会陪伴他到最后一刻。经过3年多的带队后,扬科维奇除保持责任心外,更和这支球队建立了深厚感情。”一位队内人士这样评价说。

  就在回京后次日,也就是本周首个工作日,扬科维奇便出现在中国足协办公楼内。虽然截止到目前,有关国家男足下阶段组队计划、主帅李霄鹏去留问题的答案都还未得到官方明确,但随着杭州亚运会确认延至明年9月至10月进行,中国男足亚运会代表队的备战工作仍将继续进行。扬科维奇作为这支代表队的主教练,自然也将把工作重心调整到亚运会备战工作中来。

  按照计划,扬科维奇近期将结合此前东亚杯带队等工作向中国足协进行一番深入总结。与此同时,他还将推出下一步球队备战的计划。从今年3月迪拜杯以及7月东亚杯情况看,高质量的比赛帮助这支以1999年龄段球员为主的亚运代表队丰富了一定的实战经验,提升了实战能力。反过来说,这支球队从组队到如今,累计参加的高质量比赛不超过10场,他们需要多打比赛,特别是高强度、高对抗国际比赛。扬科维奇本人也希望,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球队可以继续尽可能多地参加各种国际比赛。

  受疫情影响,中国足协本年度内无法邀请其他国家(地区)的球队来华参加国际比赛。此外,赛历显示,本赛季中超联赛、中甲联赛、中乙联赛余下赛事,包括事关各种竞争利益的关键轮次赛事将在下半年密集展开,其中9月的国际比赛日周期,也就是卡塔尔世界杯开赛前最后一段国际比赛日周期内,也将安排国内职业联赛赛事。

  由于男足亚运代表队的成员大多有能力在中超、中甲俱乐部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而类似戴伟浚、吴少聪、韩佳奇这样的球员甚至是各自俱乐部的绝对主力,因此男足亚运队欲在联赛运行周期内“挤”时间展开集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走出去”对男足亚运代表队而言才是切实可行的办法。事实上,为帮助国字号球队在疫情期间解决“缺乏实战锻炼”的难题,中国足协经与各方协作后,已经相继将2003年龄段U19国青队、2001年龄段U21国青队(新一届国奥队)送往东欧拉练、热身,而即将投身U17亚洲杯预选赛的2006年龄段U16国少队也于本月10日在云南玉溪集中,随后赴日本进行拉练、热身。对于同样肩负备战重任的男足亚运代表队,中国足协也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从各种现实条件来看,这支球队有可能在本赛季国内职业联赛、杯赛落幕后,参照其他几支国字号梯队出访的方式,赴海外拉练、热身。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足协虽然积极推进各级国字号球队赴海外拉练,但在球员征调的问题上,各队都会充分尊重俱乐部方面的利益。比如,刚刚随国足选拔队赴日参加东亚杯的U21国青队适龄后卫球员梁少文近期已经重返北京国安队。而同样因俱乐部队需要而无缘欧洲拉练的还有来自武汉长江队的U21国青适龄球员陈宇浩、来自广州队的王世龙。广州队的凌杰、河北队的高玉男也出于类似原因无缘随U19国青队出访。据悉,中国足协与几支国字号球队教练组已经达成共识,如果部分球员因俱乐部队需要,且确实能够在俱乐部队赛事中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那么国字号球队完全可以暂不征调这些球员。毕竟,协会协助各队出访拉练,也是为了给广大球员创造高质量实战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