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绝杀瑞典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但德国队并未能延续对阵瑞典时的表现,面对小组最弱的韩国,德国队最终遭遇绝杀,以0比2的比分垫底出局。

  卫冕冠军的俄罗斯之旅遭遇了世纪之耻,对于一向以成绩最稳定著称的德国,这样的结局不可忍受,也前所未有。德国队究竟遭遇了怎么样的问题,才有今时今日呢?

  德国队的出局绝对是出人预料的,F组的形势有各种复杂的情况,但德国队出局的方式却难以让人接受。原因很简单,德国队未能延续小组赛第二轮下半场对阵瑞典的战术,依然将维尔纳顶在中锋位置,而在小组赛前两轮,这样的阵型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选择。

  过往两赛季,维尔纳在莱比锡红牛屡屡上演千里走单骑的精彩表演。作为德甲新军,莱比锡红牛的反击能力就连拜仁都经常吃不消。然而在第二赛季,当莱比锡红牛已经为大家所熟知,维尔纳的功效和数据则受到大幅削减,球队更多选择天赋和射术相对较弱的鲍尔森,因为193cm的他可以起到支点作用,也因为莱比锡红牛已经成为对手不会强攻的对象。

  如果仅仅将德国队失利的责任都归咎于维尔纳,那么也是不公平的,至少维尔纳还是具备成为一名中锋的所有先决条件,他也努力在禁区内站住了位置。维尔纳作为一名以冲击力著称的前锋,他需要的是更多的身后球去冲垮对方防线,而不是传控型打法。这样错误的设计,最终导致了德国队进攻的不伦不类。

  所以我们不断看到德国队每次由攻转守时,球队的进攻速度缓慢,优先选择的都是线路,而不是速度。

  我们甚至可以说,在本届世界杯上,德国队是唯一一支还在坚持传控打法的球队。即便是西班牙,现在不缺快速反击,高举高打。根据技术统计显示,德国队每场比赛的传球都超过700次,是整个世界杯赛上传球次数最多的。在今晨与与韩国队的比赛上,德国队传球次数为769次,而韩国队仅仅277次。

  时至今日,德国队依然深受“瓜氏足球”的负面影响。尽管德国如今也有着最豪华的阵容,最优秀的中场球员,却始终无法兑现“Tiki-Taka”的要求。德国足球不可能从未考虑,西班牙的传控打法很多是因为他们球员身形才采取的必须选择,他们从小就在不断培养传接球训练,这是数十年来的积累!在还未到达辉煌的八九十年代,他们就一直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传控型中场。而瓜迪奥拉和哈维、伊涅斯塔、布斯克茨的天作之合,只是历史潮流的应承。

  德国队,包括拜仁慕尼黑,都仍然深受“瓜氏足球”的“余毒”,这并不是否认瓜迪奥拉的伟大,只是他并不适合德国足球,反而会让德国队丧失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所以我们如果仅仅因为世界杯的表现就否认维尔纳,那么肯定是不公平的!早在2008年,当时欧洲足坛最火爆的天才中锋戈麦斯,刚刚荣获德国足球先生,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却在欧洲杯上遭遇滑铁卢。但戈麦斯的问题并不同于维尔纳,因为他错失了太多次机会,而他不断飞涨的身价就此反降,最后始终无法撼动克洛泽在国家队的地位。

  如果将所有罪责归咎于维尔纳,那么给他过大的压力,阻碍他的成长。要知道,当年克洛泽也只是德国人才断层中无奈之选,却因为宽松的环境成长为打破世界杯纪录之人。无论是2002年淘汰赛一球未进,还是2004年小组赛淘汰,德国足球都未放弃对他的培养,加之自己的努力,才有后来的传奇。

  德国队丢失的传统,是德意志足球的“铁血精神”,但又不仅仅只是“铁血精神”。

  勒夫的技战术水准,我是从来不曾质疑的,但他对“瓜氏足球”的盲目崇拜,早已是有目共睹的。

  作为卫冕冠军,德国队在2014年小组赛首轮曾凭借反击4比0击败C罗的葡萄牙。但德国队最终可以获得冠军,还是因为勒夫的自我否定。

  在2014年,德国队虽然没有带上戈麦斯,但还是带上了老将克洛泽。小组赛第二场,德国队2比2战平加纳,那场比赛的惊险程度丝毫不亚于德国队淘汰赛的任何一场,勒夫通过自我否定,用克洛泽和施魏因施泰格换下格策和赫迪拉,换人立马见效,最终全身而退,获得了在最后一轮选择对手的机会。

  那场之后,德国队在16强面对阿尔及利亚再次遭遇困难,勒夫最终选择将拉姆拉回右后卫,继续将克洛泽作为支点。那场比赛,勒夫彻底否定了“瓜氏足球”不适用德国队的部分,将“瓜氏足球”的优点与传统德国足球完美结合。

  之后,德国队始终努力保持球队的禁区内的攻击点,更多的形成压迫进攻和二点进攻,不断压上远射。最终获得冠军,都是建立在拥有支点,保留德国传统足球的头球、远射、压迫式进攻基础之上。

  2016年欧洲杯,德国队在第三场开始,坚决使用戈麦斯作为支点,虽然最终只是止步四强,但经历了120分钟点球淘汰宿敌意大利,没有人会指责德国和勒夫,任何地方。

  在2018年,这个夏天,德国足球始终给人一种绵软无力的感觉。勒夫没有吸收前两场戈麦斯上场后的改变只是其一,而频繁的撤掉防守型中场与对手搏命,则是德国足球丢失传统的另一体现。在漫长的德国足球历史上,“铁血精神”适用于每一名中场,无论是进攻型的埃芬博格、安迪·穆勒,还是防守型的杰里梅斯、马加特,无论是最全能的马特乌斯,还是边路的巴斯勒等等,他们都具备战斗到底的属性,所以德国足球历史上几乎没有完全撤光中场防守的先例。

  无论是第一场对阵墨西哥,还是今天的输给韩国的耻辱,撤光“中场屏障”后的结果,便是进攻球员进攻时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而且人人害怕失误。球队一次次被墨西哥和韩国的反击直接打入威胁地带,球队的进攻过分密集,世界顶级攻击手们无从施展。相比之下,打瑞典时勒夫坚持使用两名靠后的中场,让球队的阵型始终稳定,即便京多安表现并不算好,但球队仍然拥有第二条线作为依靠。

  可以肯定地说,“铁血精神”也有并不缺少输球的时候,但他们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们同样不会放弃中场。更何况,当今足坛“得中场者得天下”。

  所以将德国队出局的原因归咎于没有带萨内,或者没有带谁,也是有失公允的。因为布兰特表现并不差,戈麦斯威胁依旧大,而德国各个位置还有太多顶级的选择。勒夫可是从50人的大名单中选出最后阵容的。

  近年来,德国足球青训是有所退步的。仅从一组数据,我们就能看出问题,在权威机构开出的本届世界杯“金童奖”赔率前十的榜单上,德国队无一人入围。即便是萨内最终入选了德国队,1996年1月出生的他,也超出了入选标准。而在过往三届世界杯,德国队2次夺魁“金童奖”,每次都拥有适龄球员。

  当然,德国队这次世界杯小组垫底淘汰,本无关于后备人才的问题,也无关于青训的问题。限制德国足球发展的瓶颈,仍然是德国足球甲级联赛。但这个问题,并不是拜仁慕尼黑一家独大的问题,而是“50+1”规则的问题。

  “50+1”的规则,对于所有德甲球队都是公平的,拜仁的强大同样存在于规则之下,却同样受到规则限制,处于瓶颈期,始终无法突破。

  “50+1”规则实质等于控股权与表决权的不对等。德国职业俱乐部必须拥有50%以上的表决权,而且俱乐部在所有资产所有权中,在50%表决权之外,至少额外再拥有更多的表决权比例,也就是大家理解的那1%,但并不仅仅是1%。它代表的是表决权,而非资产比例,即使投资方在俱乐部中拥有的股份比俱乐部拥有的多,但是在俱乐部的决策表决权力上,俱乐部拥有比投资方更多的表决权。

  “50+1”的存在,让德国联赛始终是一个球迷的俱乐部联赛。他虽然可以让更多德国学习足球的小孩走上职业舞台,却也最终导致了更多的德国俱乐部不具备在顶级赛事中的竞争力。在2013年,两支德国球队闯入欧冠决赛后,德甲一度成为世界第二联赛,但最终仍然回到原点。

  如今,德甲已经再次被意甲超越,今年2月,德国职业联盟发起取缔“50+1”的公投,最终仍因为德乙球队的全票否决而失败。如今,德国足球再次站在分水岭,下赛季我们能否看见一个没有“50+1”的德甲联赛呢?让我们一起期待。取消“50+1”,可以提升德甲水平,让更多德甲有野心的俱乐部强大起来,让更多优秀的孩子走出去。

  德国足球这些年来的发展过程所出现的问题,必须要反思。我们无权指责勒夫,12年来,他从06年背后的战术设计者,到14年的捧起金杯的教父,他已经做到了极致,连续5届大赛全部四强以上,这是没有先例的。只是现在到了改变的时刻,好在这次不比世纪之初,德国还有太多优秀的天才。

  卫冕冠军的魔咒还在继续着,但如果让你在两次亚军和一次冠军一次小组出局中选择,想必结果显而易见。所以只要不破不立,德国足球的未来依然是光明的。作为世界杯历史上共获得4次冠军4次亚军的球队,德国队世界杯历史积分比巴西都高。

  德国队依然有太多种选择,人生同样没有绝路,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这个世界总会公平对待努力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